发新帖

[YY小说]狂龙天卫辰云全文阅读 辰云葛欣月小说免费阅读

公众号推广员 2月前 80

今天兵王精品好书《狂龙天卫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都市小说,男女主角叫辰云葛欣月,最新章节: 第135章 武技争锋。狂龙天卫小说主要讲述辰云是部队最强兵王,奉命看守要犯,一次英雄救美,让他踏上了保护美女,为兄弟复仇的都市装逼之路。……最近这部小说的人气非常高哦,读者们一定都很期待吧!今天“YY小说yyxscn.com”小编为大家带来《狂龙天卫》小说在线阅读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赶紧进来看看吧!

狂龙天卫

《狂龙天卫》YY小说书号:5190

微信搜索公众号:YY小说 或 yyxscn ,关注YY小说后,发送 5190 获取小说全部章节

第001章 贫僧法浪

在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上,一名穿着粉色运动装,背着登山包的漂亮女子正不停往前跑着。

她肤色白皙,眉眼如画,一双清澈的美眸中,却透着一抹焦急和不安。

“怎么办,好像迷路了……”

女子走到一块巨石前,停下来气喘吁吁的自语着。

她话音刚落,身后便传来一串脚步声,紧跟着数道猖狂的大笑声响了起来。

“哈哈哈,小妞,你倒是继续跑啊!我看你能跑到什么地方去!”

“就是,连我们也敢拍,简直不知死活!”

随着声音,几名穿着背心,身子健壮的男子从后方冲了上来,将女子团团围住。

女子俏脸上煞白一片,却瞪圆了眸子,强装镇定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你们在山里制毒,还贩卖儿童,拐卖妇女,这些事情每一样都是重罪!”

“我已经将你们的罪证全部传回了电视台,我同事很快就会报警的,你们要是敢动我,就等着被警察抓吧!”

谁知她话音刚落,几名壮汉却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“报警?”

其中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上前一步,冷笑道:“葛大记者,不妨告诉你,这里只是我们一个临时据点而已。”

“今天刚好将最后一批货转移,我们也马上要撤了,你却在这时候送上了门来。”

刀疤男舔了舔嘴角,邪笑道:“所以上天待我们不薄啊,知道我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憋久了,居然把云省第一美女记者送到我们面前来了,兄弟们,这份大礼我们要不收下,可是要遭天谴的啊!”

听到这句话,几名壮汉顿时发出哄笑,别有深意的目光,更是毫不顾忌的在葛欣月身上流转。

葛欣月心里一阵不安,不禁有些后悔来这地方了。

她是接到匿名举报,说怀疑这里有人制毒,这才不顾同事的劝阻赶来这里,原以为可以拍到证据,然后向警方报案,除掉一处犯罪窝点,结果一不小心就被发现了。

“你们两个,把这小妞抓起来!”

刀疤男大手一挥,对着两名小弟吩咐道。

两名男子闻言,立即伸手朝葛欣月抓去。

“阿弥陀佛!”

就在这时,一道响亮的佛号声突然在众人头顶响起。

两名男子一惊,抬头看去,才发觉一旁的巨石上,不知何时坐着一个穿着僧衣,脑门锃亮的和尚。

此时,和尚正双手合十,似笑非笑的盯着下方的一群人。

“哪来的和尚,想要多管闲事不成?”

刀疤男脸色一沉,上前指着巨石上的和尚骂道。

和尚抿嘴一笑,摆手道:“非也,贫僧只是觉得今日天气甚好,在这里打个盹而已,却被各位施主吵醒了,这才和诸位施主打声招呼,至于闲事什么的,贫僧并不想管。”

“哼,算你识相!”

刀疤男冷哼一声,冷笑着说道。

在这山沟沟里制毒大半年了,他早就摸清了方圆十里内的情况。

离这不远的地方确实有一座古老的寺庙,好像叫什么承天寺来着,只不过里面几乎没几个和尚,香火更是压根就没有,所以他也没怎么在意。

随后,刀疤男便示意小弟继续抓人。

葛欣月眼神哀求的看着上方的人,希望他能帮帮自己。

正当两名男子即将碰到葛欣月时,巨石上的和尚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跟着从上面一蹦而下,直接站在了葛欣月和两名男子中间。

“臭和尚,你特么不是不管闲事的吗?”

两名小弟见状,大声嚷嚷起来。

辰云充耳不闻,反而双手合十,对着葛欣月行了个礼。

笑道:“这位女施主,贫僧见你印堂发黑,肤色暗沉,毛孔增粗,黑眼圈明显,实乃大凶之罩,需要小僧为你指点一下,消灾化劫吗?”

说话的同时,辰云眼神不安分的在葛欣月身上扫动,嘴角咧开,滑下一道细长的哈喇子,被他滋溜一声吸了回去。

葛欣月被辰云看的浑身发毛,心里肯定这和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她还真是倒霉,还没从虎口脱险,又跑出一匹饿狼来对她不怀好意。

那两名毒贩见辰云不搭理他们,不由一阵恼火,“臭和尚,和你说话没听见啊,赶紧给爷滚开!”

话音一落,其中一人伸手朝辰云肩膀抓去。

辰云不闪不避,左腿却猛地弹起,直接踹中对方心窝!

嗷!

毒贩惨叫一声,整个人如同被卡车撞到一般倒飞而出,径直撞倒了三五个同伴,倒在地上哎呦哎呦叫唤个不停。

刀疤男见状,立即怒道:“一起上,这臭和尚想坏我们好事!”

其他人闻言,纷纷从后腰处抽出匕首和甩棍,嗷嗷叫着朝辰云冲了过去。

辰云咂咂嘴,一脸不爽。

他脚掌一蹬,速度快如闪电,瞬间就和那群毒贩撞在了一起,一片拳影冲出,一众毒贩还没反应过来,便纷纷倒飞而出,狼狈的摔在地上。

“阿弥陀佛,贫僧真不想管闲事,贫僧只是想替这位女施主指点一下迷津,几位施主为何一定要咄咄相逼呢?”

刀疤男听言,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。

这臭和尚一边喊着不会管闲事,一边又说要给葛欣月指点迷津,化劫消灾,尼玛明显是故意的!

想到这里,刀疤男便冷冷一哼,对着地上众人呼喝道:“全部起来,先撤!”

众人忍着疼痛起身,跟在刀疤男身后快速离开了这里。

他们马上就要撤离了,若不是看葛欣月长得漂亮,也不会闲的发慌追出来。

眼下既然有人拦着,他们也没多少时间在这边耗着。

至于她拍到的那些照片,他们根本不担心。

就算那些照片到了警察手中,等警察赶过来也只能扑个空而已。

眼见一众毒贩全部逃离,辰云回身对着葛欣月咧嘴一笑,挑眉道:“好了,已经没事了,贫僧法号法浪,初次见面,还请美女多多关照。”

“发浪?美女?”

葛欣月柳眉一蹙,下意识后退了一步。

她可还记得这和尚的刚才看自己的眼神,现在又听到他那古怪的法号和不正经的腔调,更是担心起自己的处境来。

第002章 承天寺

“怎么,小爷我好心救了你,到头来你还怕我?”辰云见葛欣月神情警惕,不禁嗤笑着说道。

“你到底是谁?你肯定不是和尚!”

葛欣月靠着石块,眼神戒备的瞪着辰云道。

在她印象中,僧侣可是非常律己的一群人。

他们不说荤话,眼睛不会乱瞄,更不会随随便便就和别人动手,眼前这个人,除了光光的脑袋和那身衣服以外,根本看不出一丝和尚的迹象。

辰云眯了眯眼,摸着下巴笑道:“你猜对了,我本来就不是和尚,只是上次洗的衣服没干,才跟那几个秃驴要了身衣服穿一下而已。”

“那你的头发?”

葛欣月更加好奇了。

她话音刚落,辰云伸指在耳根处一撮,一张光滑的发套就被他揭了下来,露出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。

“呼……这玩意儿还真不透气,差点捂出虱子来。”

辰云将发套揉成一团,塞进了口袋里,一抬头才发现对面的女人已经无比震惊,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,让人忍不住想上前一亲芳泽。

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葛欣月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之前的一系列遭遇,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杯弓蛇影,面前这个诡异的男人,更是让她紧张。

辰云嘿嘿一笑,道:“我的身份不方便向你透露,倒是美女,你难道不担心你的处境吗?你看一眼周围,这深山老林,孤男寡女的,你就这么确定……我不会对你做点什么?”

此语一出,葛欣月俏脸立即变得煞白一片。

她身子紧紧靠着石块,紧张兮兮的注视着身前的男人。

辰云没料到他一句话能把女人吓成这样,当即苦笑一声,摆手道:“行了行了,不逗你了,跟我走吧。”

话音一落,辰云便迈开步子,从葛欣月身边走过。

“去哪儿?”

葛欣月不禁问道。

“承天寺。”

辰云头也不回,只有淡淡的声音飘了过来。

……

半个小时后,葛欣月总算看到了辰云口中的承天寺。

这是一座不知历经了多少岁月的破旧寺庙,墙体上藤蔓横生,裂痕密布,仿佛随时都会倒塌一样,寺庙门口更是落满枯黄的叶子。

那块承天寺的门匾,更是只有一端挂在上面,风轻轻一吹,就咯吱咯吱晃动了起来。

辰云还在往前走着,葛欣月却停下了脚步,不敢再往前走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辰云皱了皱眉,回头问道。

葛欣月没有说话,一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,噘着红唇看着他。

辰云咧嘴一笑,无奈道:“我的美女记者,连毒贩老窝你都敢摸进去偷拍,现在一座好好的寺庙,你反而不敢进去了?”

葛欣月扁了扁嘴,委屈道:“那你跟我讲,你到底是谁!你什么都不跟我说,我为什么要相信你!”

听到这句话,辰云一阵头大。

最终他一挥手,不爽道:“得得得,爱进不进,反正马上天黑了,这附近可是有野狼出没的,希望你能有个愉快的夜晚,再见!”

话音落下,辰云竟真的不搭理葛欣月,一头走进了承天寺内。

葛欣月听言,俏脸微微发白。

她紧张的扫了眼周围重重树影,似乎真看到一双双绿色的眼珠子,正散发着冰冷而又嗜血的神采,死死盯着她。

“呀!”

葛欣月尖叫一声,再也不敢多停留,一股脑冲进了承天寺。

结果刚一进去,就撞在一处温暖的怀抱中。

她闷哼一声,捂着鼻梁抬起头来,才看到辰云正一脸坏笑的盯着她看。

“怎么又进来了?”

辰云饶有兴趣的看着女人,打趣道。

葛欣月皱了皱眉琼鼻,快速后退了几步,然后从包里摸出一瓶防狼喷雾,对准辰云色厉内荏道:“我先警告你,你可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举,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

辰云轻蔑的扯了扯嘴角,也不和她多费口舌,只是语气平淡道:“行了,看把你吓得,实话和你说吧,我是军方的人,会出现在这里,自然是有我的原因。”

“我知道你是记者,所以有些事情,奉劝你别打听。”

“至于你的话,等明天天亮了,我会送你出山,到时候就赶紧回去,在这里遇到的一切,都不许往外透露一个字!”

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辰云脸色已然严肃一片,没有丝毫嬉皮笑脸的模样。

“你是军方的人?”

然而,葛欣月并没有立即相信,反而疑惑道:“如果你是军方的人,今天又怎么只是将那群毒贩打了一顿?你为什么不把他们都抓起来?”

“你知不知道放他们走了,他们会制造更多的毒品,那些毒品一旦流入大城市,会让多少人堕落,会让多少家庭毁于……”

“够了!”

葛欣月越说越气,辰云却猛地上前,将女人抵在墙壁上。

他低着头,深邃的双眼死死盯着女人微张的红唇,眼底跳跃着莫名的精芒。

“你是不是觉得,每个当兵的都应该满腔热血,满腹正义,见到一点点不平的事情,都应该立即插手去管,如果不那样做的话,就不配称作一个好兵?”

葛欣月蹙了蹙柳眉,反问道:“难道不是吗?”

辰云哈哈一笑,笑容讥讽道:“你还真是天真呢,你应该知道,军人无故不得随意离开部队。”

“每个在外的兵,他们都肩负着自己的任务和使命,难不成为了一点不平事,他们就要放弃任务,暴露自己的身份?”

“如果那样的话,任务怎么办?之前为了任务而付出的一切努力,甚至是战友的生命,又该怎么办?”

“那群毒贩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!”

“但我没接到抓捕他们的命令,也没有擅自行动的权力,所以记者小姐,收起你那些天真的想法,好好在这里住一晚,明天我就会送你离开!”

说到这里,辰云才松开葛欣月,转身朝承天寺内走去。

葛欣月愣在原地许久,最后才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我明白了,对不起……”

听言,辰云没有说话,继续往前走着。

葛欣月将玉手伸进口袋中,神色有些纠结……

她到底要不要把从那里带出来的东西交给辰云呢?

第003章 麻烦上门

与此同时,在一座人工开凿的山洞中,一群人正满脸焦急的搜寻着什么。

刀疤男站在中间,脸色无比凝重。

“都给我仔细找,一个角落都不准放过,他娘的,好好的一张配方怎么就不见了,你们都是猪脑子吗?”

刀疤男一边愤怒的呼喝着,一边对着一旁的小弟踹上两脚。

他实在太生气了,这种制毒配方可是他们组织最重要的宝贝,怎么敢说找不到了?

本来他们下午就准备回组织复命,就因为找不到这张配方,才拖延到了这个时间。

“大哥……还是找不到。”

又搜寻了大半个小时后,一名小弟苦着一张脸,小心翼翼的走到刀疤男面前说道。

刀疤男狠狠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怒道:“踏马的全是一群猪,这么多人都看不好一张配方,每次转移据点,组织都要回收配方,然后重新分配的,你们现在叫我拿什么去复命!”

说话的同时,刀疤男不停踹着那名小弟,发泄着胸中的不忿。

这时,另一名小弟紧张兮兮凑上来,咽了口唾沫,道:“大哥,我怀疑配方可能被人带走了。”

此语一出,刀疤男动作微微一顿,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张漂亮的脸蛋。

他死死盯着那名小弟,嗓音沙哑道:“你是说,那个女的?”

小弟不敢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

片刻之后,刀疤男转身对着众人道:“都拿上家伙,去承天寺,那个和尚既然救了人,肯定会带回庙里,全都过去!”

……

深夜,葛欣月睡在辰云隔壁的房间里,抱着干净的棉被却久久不能入睡。

半响后,她干脆从床上坐起,从衣袋里摸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片,打开手机灯光,小心翼翼看了起来。

“果然是制毒配方!”

葛欣月皱着柳眉,小声的喃喃着。

她打开摄像头,正想将这张配方拍下来,一道低沉的嗓音突兀的在她耳边响起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听到声音的那一刻,葛欣月本能的想尖叫,却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巴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来。

“别叫,是我!”

辰云将脸凑到葛欣月面前,后者眼神里的惊恐渐渐散去,冲男人眨了眨眼表示她知道了,辰云才松开了手掌。

“你过来干什么?”

葛欣月将被子抱在胸前,警惕万分的盯着男人。

辰云瞥了眼还亮着光线的手机,沉声道:“把手机的灯关掉,要是不小心把庙里的一些家伙给引出来,可就麻烦了。”

“什么家伙?”

葛欣月一脸疑惑。

不明白这个来历不明,却自称军方的人到底在说什么。

辰云没有说话,而是一把夺过葛欣月的手机,将灯关闭才丢了回去。

好在屋外的月光还算皎洁,透过窗户照射进来,倒也能看清室内的一些情况,葛欣月便没说什么。

“你刚才在看什么?”

安静的房间里,辰云轻声问道。

葛欣月愣了一下,正犹豫着要不要将配方交给辰云,男人脸色蓦地一变,压低嗓音道:“别说话,麻烦上门了!”

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辰云立即冲出屋外,不见了踪影。

葛欣月一阵好奇,作为记者的敏锐嗅觉,让她立即从床上起身,小心翼翼的跑了出去。

她十分好奇辰云所谓的麻烦,到底是什么。

与此同时,在承天寺一处高墙上,辰云站在那儿,冷眼看着一群毒贩手里拿着探照灯,快步朝承天寺大门冲来。

“快!速度都快点!”

为首的正是刀疤男,他已经接到组织好几次的催促了,如果不把配方找到送回去,恐怕留给他们的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所以现在他只能将一切希望寄予葛欣月,一定要从这个女人身上找到配方!

一群人来到庙门前,二话不说就将大门踹到,然后一股脑冲了进去。

辰云冷笑一声,没有任何动作。

这群毒贩还真以为承天寺只是一座普通的寺庙,要知道他可是部队最强的兵王,能派他前来镇守的寺庙,又能普通到什么地方去?

就在这时,辰云身后突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他回头一看,才发现葛欣月这个女人不知从什么地方爬了上来,正小心翼翼朝他靠过来。

“你出来干什么?”

辰云眉头一挑,忍不住问道。

葛欣月嘴角扬起,笑道:“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身份,我可是云省的金牌记者,你觉得我为什么出来?”

说话的同时,葛欣月脚底一滑,整个人顿时变得摇摇欲坠起来。

千钧一发之际,辰云双臂一探,直接将这个冒失的女人抱在怀里,这才没让她摔下去。

“谢谢……”

葛欣月脸蛋红红的看了男人一眼,跟着准备从他怀里钻出来。

“别动,这个地方很滑,你站不稳的。”

辰云却没有松手,反而又抱紧了几分。

葛欣月一阵无语,却没有反驳的心思。

因为冲进庙里的那群毒贩,眼下正遇到了一名衣着长相十分普通的年迈村夫。

“喂,老头,赶紧把你们庙里的年轻和尚叫出来,爷爷们找他有事!”

一名小弟手里握着一把手枪,神情嚣张的上前说道。

高墙上的葛欣月见状,俏脸立即浮现一抹紧张,“他们手里有枪!”

“不用担心。”

辰云却是一点都不着急,反而笑眯眯道:“枪这种东西在外界作用很大,但对于庙里的这些人来说,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……”

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,那名村夫冷哼一声,咧嘴道:“一群无知小儿,深更半夜不在家里呆着,跑来庙里大呼小叫,简直是自寻死路!”

此语一出,那群毒贩先是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起来。

他们看着那名村夫,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一样。

许久,站在最前面的小弟才止住笑声。

他表情变得阴沉,手枪保险推开,顶在老村夫脑门上,瞪着眼睛道:“老头,笑话讲完了吧?讲完了就赶紧去把那和尚叫出来!不然别怪老子一枪崩了你!”

老村夫没有说话,只是无奈摇了摇头。

下一秒,他身形一矮,骤然消失在那小弟的视线中,紧跟着五指成爪,一掌拍在小弟的胸膛上。

“噗!”

后者身形倒飞而出,口中连着喷出数口鲜血,其内还夹着几块碎裂的内脏。

等摔到地上的时候,已经两眼翻白,气息全无。

第004章 监狱

“这……!”

一众毒贩见状,脸上纷纷露出见鬼的表情。

再看向老村夫时,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视和不屑,反而纷纷举起手枪,对着这道看似佝偻,却无比恐怖的身影。

高墙上的葛欣月也震惊住了。

她红唇微微张着,美眸睁地大大的,不可思议看着倒在地上的那具尸体,许久才开口问道:“那个人……死了吗?”

辰云神色如常,点头道:“是的。”

听到这句话,葛欣月更加震撼。

以至于她都没发现,此时的她正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躺在辰云怀中,而这个男人的手掌,还毫不客气的放在她光滑的小腹上,轻轻磨砂着。

下方,那名老村夫看众人拿枪对着他,不屑一笑道:“几把从西洋传进来的玩具,也敢指着老夫?”

话音落下的那一刻,老村夫身形一动,快如闪电的冲进了毒贩之中。

那群毒贩还没反应过来,好几个同伙就已经被老村夫拍飞了出去,倒在地上吐了几口血就彻底没了生息。

剩下的那些毒贩下意识开枪,手上的动作却压根追不上老村夫的速度,反而好几枪都打在同伙身上,寺庙内顿时响起一阵刺耳的枪声和哀嚎声。

不时还有一道道身影倒飞而出,撞在院子里的围墙上,鲜血四溅。

不过几分钟时间,来的一群毒贩,已经全部变成尸体,歪七扭八的倒在了地上。

老村夫双手背在身后,默默的站在那儿,脸上的神情漠然一片。

随后,他目光一扫高墙位置,冷哼道:“烈焰小子,还不快下来!”

辰云微微一笑,对着怀里的葛欣月道:“葛大记者,我们下去了。”

话音一落,辰云双脚猛地用力,整个人就直接蹿了出去,最后砰的一声落在地上。

葛欣月还没反应过来,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地面上了。

她嗅着空气里浓浓的血腥味,看着地面一具具面容扭曲的尸体,不由得一阵反胃,最终跑到围墙旁,不停的呕吐起来。

老村夫瞥了眼葛欣月,随后对着辰云道:“烈焰,承天寺不留陌生人,这个规矩你应该知道吧?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辰云点点头,沉声说道。

“那就好,明天若是再让我遇到这个女人,我可不会怜香惜玉!”

葛欣月刚好吐完,一听到这句话,本就白皙的脸蛋更是苍白一片。

她赶紧跑到辰云身后,玉指紧紧拽着男人的衣角,眼神恐惧的盯着前面的老者。

辰云闻言,嘿嘿笑道:“老头,你别那么凶嘛,难怪当初文尘师太要离开你,别人小姑娘只是在这里借宿一晚,又不做别的,你好好的吓她干吗?”

一听到文尘师太几个字,老村夫脸色陡然一变,瞪着辰云道:“烈焰,我只是不想和国家作对,你莫以为我真不是你的对手!”

辰云撇了撇嘴,冷笑道:“这句话第一次见面你就说过了,但咱交手不下十次,哪次是你赢的?更何况你要真牛逼,这承天寺还能关得住你?”

“你!”

老村夫被辰云一句话堵的哑口无言,最后冷哼一声,袖子一甩直接走掉了。

等四周再次恢复安静,葛欣月心里的害怕才渐渐消散,但她依然紧紧拽着辰云的衣角,好像辰云会抛下她一样。

辰云回头一看,刚好和葛欣月那委屈巴巴的眼神对上,只好叹了口气,一把握住她柔软的玉手,朝隔壁院子的房间走去。

进了房间以后,辰云双手环胸,语气平静道:“赶紧去睡觉吧,明天一早我就送你走,今天你看到的事情,相信你也不敢随便往外说。”

“当然了,你就算说了别人也不一定信。”

说完,辰云便准备离开,谁知葛欣月突然紧紧拽着他的手臂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道:“你……你可以不走吗?”

辰云咧嘴一笑,打趣道:“怎么,金牌记者居然会有害怕的时候?”

葛欣月美眸一瞪,鼓着微红的脸颊,暗恼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害怕,我在省电视台主要负责的事情还是播报新闻,这种阵仗我以前根本没有遇到过,我害怕也很正常的啊!”

“那你这次怎么敢单独一人来这种深山老林拍这群毒贩的罪证?”

辰云不由有几分好奇,忍不住问道。

葛欣月叹了口气,漂亮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无奈,回答道:“电视台里的针对我的风言风语越来越多,都说我只是一个靠脸的花瓶,如果只是播报新闻的话,谁都可以胜任。”

“他们还说我能拿下金牌记者的头衔,是和台里的某个领导有不正经关系,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想向他们证明我不止会播报新闻,也能发现重大素材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得到线报,说这里可能有毒贩制毒,就脑子一抽跑过来了?”辰云拍了拍脑门,一脸无语的说道。

葛欣月噘着红唇,先是点了点头,又急忙摇了摇头。

她这次的行为确实比较冲动,但绝对不是脑子一抽才跑过来的。

两人沉默了片刻,辰云突然问,“你是不是拿那群毒贩什么东西了,不然他们好好的怎么又杀了回来?”

葛欣月微微一惊,咬了咬唇瓣道:“是拿了一些东西,不过应该不重要吧。”

“给我看看!”

辰云朝女人伸出手,示意她将东西拿出来。

谁知葛欣月却往后缩了缩,瞪着辰云道:“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照做?想要东西很简单,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回答了我,我就把东西给你。”

辰云听言,忍不住摇头一笑。

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还真挺有意思的,刚才还怕的要死,拉着他不让走,现在居然有心思跟他讨价还价,“行,你问吧,我斟酌着回答。”

葛欣月抿嘴一笑,风情动人道:“你到底叫什么,最开始说自己叫法浪,但你又不是和尚,那个法号是你瞎编的吧?然后我听那老头子喊你烈焰,烈焰是什么?”

辰云摸了摸下巴,道:“烈焰是我在部队的代号,我真名叫辰云。”

“辰云?挺好听的。”

葛欣月眯眼一笑,“那这个承天寺呢?现在你总不会还说这里是寺庙吧?”

辰云闻言,沉默片刻后道:“如你所见,这里的确不是寺庙,真要说起来,这里应该是一座监狱。”

未完待续...

关注“YY小说”微信公众号:yyxscn,微信回复书号:5190,获取更多后续章节。

YY小说-用微信看精品小说,全处全收,无雷无郁闷无纠结。

每天YY小说微信签到,送50书币,可免费阅读1-2章哦~!

YY小说官网:http://www.yyxscn.com/
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