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长篇女频小说《妻色撩人:冷情老公束手就擒》全本在线阅读

文心 1月前 71



妻色撩人:冷情老公束手就擒(书号:31331)
频道:女频
类型:长篇
状态:完本

简介:“乔梦出狱,我们离婚!”大婚当晚,他不惜以生命为代价,逼她离婚。“好啊!你若要同归于尽,那我便生死相随!”她一把撕掉手中的文件,肆意飞扬的红唇微勾。

点击阅读《妻色撩人:冷情老公束手就擒》

最新回复 (1)
游客 1月前
引用 1
试读章节:

下午四点钟。

乔霏刚结束一场持续八小时的手术,疲惫的走出手术室,忽然,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清冷薄凉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:“我们去民政局。”

乔霏讶然抬眼,映入眸中的面颜干净俊美,黑色西装整洁精致。

两人分居多日,程韶华还是老样子。

他的脸庞和声音,还有冷漠不改的眉目。

“你说什么?”乔霏收起脸上的惊讶,最后三个字没听清。

程韶华眉间泛起不耐,依旧惜字如金:“离婚。”

乔霏愕然,从他深邃的眼眸中只看到如三九寒冬一般的冰冷。

如同他们的婚姻,短短两年走到尽头。

“我今天值班。”乔霏深呼吸几口气,极力地平静以待,与他擦肩而过。

乔霏刚回到诊室,程韶华几步追了上来。

像是等不及,他站在门口蹙眉催促:“民政局五点钟下班。”

程韶华就这么急?

乔霏在脱手术服,另一半挂在身上。

她累了,分居的这些日子也想通了。

停下手上的动作,她的身体微微一颤,“明早吧,我还没吃饭。”

此刻乔霏浑身冒冷汗,手术从早晨进行到下午,她粒米未沾。

程韶华面色一沉,语气坚决:“不行,今天必须办完手续。”

乔霏愣住,倏然想起程韶华曾信誓旦旦:乔梦出狱,他们离婚。

可她还是嫁了。

乔霏扬起脸,望着她爱了十年同时无视她十年的男人,笑中有恨:“乔梦出来了?”

程韶华也冷笑,关上诊室的门走进乔霏。

修长的五指突然狠狠捏住她的下颌,眸光中的恨意深入骨髓。

“是。”程韶华熟悉的气息萦绕着乔霏,一贯的冷漠更是令人心寒:“至于你……滚吧!”

最后一个字从程韶华的齿间吐出,他猛然松开手,乔霏撞在桌子上。

痛沿着神经传导向大脑,她咬牙忍住,笑声如同悲鸣:“抱歉,我又不想离婚了。”

“你想反悔?”程韶华冷眸圆睁,面孔阴鸷森寒。

抢过乔霏手中的手术服甩在桌上,程韶华揪着衣领几乎把她拎起来。

“现在,跟我去民政局。”

……

乔霏从汽车里被程韶华拽出来。

日暮西斜,她想起两人领证那天也是这个时间。

当天乔霏在民政局从早等到晚,可以想象程韶华有多么不情愿。

“进去,还有二十分钟。”程韶华眉目急切,做出推搡的动作。

一对新人牵着手从民政局大门走出来,乔霏感到鼻子突然酸涩。

她止步不前。

乔梦是小她两岁的堂妹,也是程韶华口中唯一的挚爱。

然而乔梦酒后驾车撞伤她母亲。

抢救四十八小时,无力回天。

而后乔梦入狱,定罪为醉驾,程韶华几乎跑断腿帮她减刑。

最终乔霏和程韶华私下达成协议,在法庭上宣布原谅乔梦。

刑期从七年变成四年。

但乔霏心里永远不会宽恕,她戴孝嫁给程韶华,就是想让乔梦在狱中活活气死。

大婚当晚,程韶华喝得烂醉如泥。

半夜如同蛰伏在黑暗中的猛兽,他一觉醒来狠狠要了乔霏,用这具恨知入骨的躯体泄愤。

事后,程韶华说乔梦出狱那天就是两人离婚的日子。

他说到做到。

然而她不愿意,她已经失去母亲,不会因乔梦出狱就拱手让爱。

乔霏知道程韶华心急如焚,偏偏不慌不忙,笑盈盈地挽起他的手臂,“刚才我说说而已,我哪舍得真跟你离婚啊。”

她就是要让程韶华对自己没脾气,乔梦这辈子也别想得到他。

闻言,程韶华焦灼的眸光仿佛坠入寒潭,冷得彻骨。

车门突然发出巨响,他一拳下去重重地砸在铁板上。

“该死!”程韶华痛骂,引得路人侧目。

乔霏细眉一紧,瞥着他苍白泛红的拳头暗暗心疼。

嘴上却口不对心地嘲讽:“汽车又没得罪你,你有气干嘛不撒在我身上?而且还不疼。”

程韶华松开拳头,阴冷的黑眸恶狠狠地盯着乔霏,线条柔和的唇瓣颤了颤。

他本性不坏,也没那么残忍,只是拿乔霏无计可施。

“你死皮赖脸的样子令人作呕。”他凝眉切齿,大手扼住乔霏的手腕:“跟我进去!”

程韶华个子很高,修长的双腿一步顶上乔霏两步。

乔霏被拖到台阶前面,瞥见程韶华手里的结婚证,再次对他耍赖。

她的语气坚决又固执:“我不进去,我也不跟你离婚,你放开我!”

“这件事由不得你!”程韶华怒吼一声。

音色低沉有力,乔霏听得心里发颤。

强扭的瓜不甜,她并非不懂得这个道理。就在刚刚,她差点答应程韶华。

成全他结束这段婚姻,一了百了。

然而乔梦在狱中减刑两年,恐怕也是程韶华托人办的。

凭什么她母亲的命就值两年牢饭?

如今乔梦出狱,还要按程韶华的意思腾出位置。

乔霏看着面色涨红的程韶华:“可惜同样由不得你,离婚需要双方自愿,你懂不懂婚姻法精神?”

“自愿?”程韶华不屑一笑,眸中对她的恨意仿佛填不满:“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,你又有没有契约精神?”

是啊,他们的婚姻是一场交易,他娶她只是为了给乔梦减刑。

多说无益,乔霏甩开程韶华的手想离开。

“韶华!”

耳熟的声音从乔霏身后传来。

软软糯糯的音色如同无形的刀,刺穿她的耳膜。



点击继续阅读《妻色撩人:冷情老公束手就擒》(书号:31331)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