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长篇女频小说《重生庶女谋嫁》全本在线阅读

文心 2月前 54



重生庶女谋嫁(书号:26383)
频道:女频
类型:长篇
状态:完本

简介:她被毒死水牢,心有不甘,满腔怨恨。再睁眼时,一切都重头开始。她在佛前发誓,今生斩仇敌,灭奸邪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他身娇体弱,惊才绝艳,算无遗策,唯有她,如云如雾,令他看不透彻。十里红妆,洞房花烛,共饮合卺。他眼底有笑:“王妃别来无恙。”她依偎而去,温声细语:“妾身服侍殿下歇息可好?”当公灰狼遇上母灰狼,这场博弈,势均力敌。

点击阅读《重生庶女谋嫁》

最新回复 (1)
游客 2月前
引用 1
试读章节:

明夏国新任君主登基仅半年,举国上下,宫廷内外,无不惧怕这位新君主。然,皇后成双却不在此列。重重宫闱虽佳丽无数,但明夏国帝后恩爱,人尽皆知。

明夏国新君登基一年,年节至时,皇后毒谋帝王,帝王废除其皇后之尊位,打入冷宫,半月后,废后庄无双的亲妹妹庄玉容受封皇后之位,废后死讯传遍全国,举国哀恸。

半月前,高墙森严,宫殿华富,玉华殿内,昏暗的内室里只有一对红烛在寂静燃烧。

庄成双xiashen鲜血横流,淌了满地。

腹部剧烈的绞痛让她无法站起身来,已经成型的孩子化作大片大片的血水从她的腿间流出,那触目惊心的妖红骇人可怖。

不知道多久过去,外面的声响终于停了,只听女人柔弱酥骨的嗓音响起。

“陛下,废后虽大逆不道,但到底是臣妾的亲姐姐,求陛下看在臣妾和爹忠君的份上,饶过姐姐吧。”

“哼,那个贱人竟敢对朕下毒,朕岂会轻易绕过她?”男人的声音敦厚雄厚,言语间颇见几分咬牙切齿,似乎恨不得将他口中的贱人碎尸万段。

“可是陛下……”女人还欲再劝,却被男人生生地打断话。

“玉容,你无需多说,你救驾有功,你父亲庄国公也无包庇那个贱人的心,你就是心肠太软。这次她对付的是我,焉知她有没有计划对付你,你还为她求情。”

“就算姐姐对付我我也认了,她毕竟是我血脉相连的姐姐啊。”女人伤心地落下泪来。

“你啊,就是太善良,有那个心肠歹毒的贱人当姐姐,是你的不幸,如今她已经被打入冷宫,这件事情你就别再管了。”男人落下话,穿上衣服离开了玉华殿。

男人一走,内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用力地踢开,痛得大汗淋漓的庄成双费力地抬起头。

女人娇美的面容上尚有绯红之色,她走到庄成双的面前,蹲xiashen。

“我亲爱的姐姐,你没想到最后你会是这般结局吧,可怜你为陛下谋夺了半壁江山,最后不过是为妹妹我做了嫁衣。”

庄玉容的步履狠狠地踩在她的脸上,用力地碾压。

庄成双死死地咬着牙关,不让自己痛呼出声。

美丽的女人笑颜狰狞:“陛下如今最宠爱的是我,而你这个有弑君罪名的女人,只能被我关在这个暗室里,受尽屈辱和折磨,陛下都会不闻不问。”

“我的丫鬟呢?你把她怎么样了?”庄成双咬牙问,“我答应你不出声,我已经办到了。”

“你的丫鬟灵书?呵呵呵,她呀,早就被我命人乱棍打死扔到城外乱葬岗喂野狗去了。”庄玉容哈哈大笑,“不过你别着急,很快你就会下去陪她了。”

庄成双口中吐出大口鲜血:“你这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,因果循环,你会有报应的。”

“报应?”庄玉容一脚踢在她的脸上,踢落了庄成双两个牙齿,“我才不信什么报应,我只知道将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是我,而你只能在水牢里慢慢等死。”

“你还敢身怀龙子,你不知道吧,这碗堕子汤可是陛下命人赐给你的。真是可怜,你为他出谋划策,打下半壁江山,可是他却因为我几句话就要了你的性命。空有才情又有何用?女人啊,最重要的还是脸蛋,可是你却总是拎不清。”

是啊,她拎不清,当初她年方十六便嫁给了秦墨天,费尽心思为他的皇图霸业谋划,多少次九死一生救他于水火,帮他立下赫赫功勋,助他登上九五至尊之位。可是不到半年,他便纳了数十名名门闺秀进宫,其中甚至包括她这位看似善良实则狠毒的妹妹。

她这位妹妹不过略施小计,便成功地诬陷她弑君。漏洞百出的陷害之计,而心思缜密、在朝堂之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秦墨天岂会看不出来?

他不过是已经厌烦她,不过是忌惮她在军中的威望,所以才想除之而后快。

不顾她数次的救命之恩,不顾她为他谋划天下的筹谋之恩,不顾他们夫妻多年的感情,不顾她腹中孩儿的血脉继承,就要害她性命。

谁曾想到,他登上帝位之时,距离她的葬身之日也不远了?

是她拎不清,是她太重情重义,是她太相信男人口中的情意。

“来人,将这个弑君的女人扔进水牢,任她自生自灭。”庄玉容一声令下,她的身体就被两个丫鬟朝外拖去。她的丫鬟惨死,孩儿滑胎,庄成双心如死灰。

囚室暗无天日,水声沥沥,她被绑在水牢的木柱上,三千发丝凌乱,满脸脏污,意识模糊,整整三日过去,她身体的温度几乎降到冰点,麻木而没有感觉。

水牢的门被人打开,衣着华贵的庄玉容站到水牢之上,她朝身边的士兵点了点头,那士兵打开手上的麻袋,将麻袋里的毒蛇放进水牢。

庄成双的眼睛惊恐地睁大,奋力地扭动身体,那毒蛇在水中吐着艳丽的蛇信,越游越近。

庄玉容恶毒地大笑声传来:“我的好姐姐,你不是最怕蛇吗?这是妹妹我送给你的礼物,你就安心收下吧。你不死,妹妹我到底不能安心,你还是尽快下地狱见阎王去吧!”

毒蛇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,毒性很快蔓延全身,庄成双的意识越来越模糊。她想,若可以重来,她誓不为后,若可以重来,她定要让害她的人千倍百倍地偿还。

可惜,人生无常,世事变迁,哪有什么重来。

庄成双睁开眼睛,一碗冷水泼在她的脸上,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,下一刻,脑袋上响起老妇刺耳的声音:“死丫头,你赶紧给我起来,摔了一跤就想偷懒,你想得美。”

坚硬的板床硌得后背的骨头生疼,梁顶上一只丑陋的蜘蛛正优哉游哉地慢慢爬行,庄成双睁着眼睛,一时迷糊,不知今夕何夕。

“我让你起来干活,你听见没有?”老妇穿着水月庵尼姑穿的道服,一巴掌拍在她的小腿上,庄成双身体一颤,看到与自己年龄不符的双手,瞳孔逐渐收缩。

她不是死了吗?

这老尼姑正是清霜师太,庄成双九岁到十四岁是住在水月庵的,带她的人就是清霜师太。

可是她记得很清楚,自己已经在水牢中被庄玉容放进来的毒蛇生生咬死了,醒来又为何会在曾经熟悉的道观里?看这场景,莫非她回到了十四岁?

“你还敢躺在榻上,立刻给老娘滚起来。”

清霜师太捡起地上的藤鞭毫不留情地鞭打在庄成双的身上,小小的女孩子,细皮嫩肉上立刻留下鲜明的藤鞭印记。

庄成双疼得立刻从榻上爬起来求饶:“成双知道错了,求师太饶过我,我立刻干活。”

前世就是因为她时常不听话,所以经常被清霜师太打骂欺辱,但是这世她学乖了,对于自己打不过的对手,能让自己最好过的办法就是听之任之。

“去把这些衣服洗干净,天黑之前洗不完不准吃饭。”

清霜师太扔掉藤鞭,抓起地上肮脏的衣服砸在庄成双的身上,然后愤愤地冷哼了声,大步跨出了门槛。

这些衣服都是庵中尼姑们的,庄成双看了眼天色,时辰已经不早,她抱着衣服去洗浣池。

清霜师太打在她身上的伤痕犹在,额头上的磕伤也历历在目,但是庄成双已经顾不得了。

她把衣服用棒槌敲打洗净后放进木盆里,欲抱着木盆去晾衣服,迎面正巧走来几个小尼姑,领头的小尼姑大约十七八岁,叫秋银。

秋银双手叉腰,仰着下巴领着几个跟班而来。

庄成双端着木盆绕开,给她们让路,秋银立刻挡在了她的面前,一脚踢掉了她手上抱着的木盆,伸手揪住她的头发,另一只手扬起来“啪”的一声给了她一巴掌。

“小贱蹄子,你竟敢在庵主面前假摔,害我被庵主责罚,在暗室中跪了整整三个时辰,看我不收拾你。”

秋银放开她的头发,一脚就将庄成双踢到了地上,刚洗好的衣服散了满地,又脏了。

庄成双这副身子很弱,虽然秋银只有十七八岁,但是生得壮实,成双根本不是对手。今日一早,秋银欺负她的时候害她跌了一跤,被庵主罚了,秋银便把这件事算到了她的头上。

但是面对秋银,无论她如何哀求都是没有用的,她弱,对方只会加倍欺辱,水月庵众尼姑的生活清苦,这些小姑娘总是想方设法地给自己找乐子。

若是上一世,她肯定就求饶了,可是如今她既然已经重头活过,就决不允许自己活得那么窝囊。



点击继续阅读《重生庶女谋嫁》(书号:26383)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