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新帖

长篇女频小说《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》全本在线阅读

文心 2月前 70



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(书号:26385)
频道:女频
类型:长篇
状态:完本

简介:重生九零年代的温颜,有了能预测未来的神秘法宝,靠着它一步步努力逆袭,在村里收获小神婆美名。再遇抄袭她创意的闺蜜,用实力压倒对方。还有劈腿好友的渣男,用手段让他一无所得。解开和亲人之间的误会,带家人走上小康之路。这辈子她不再是任性软弱白莲花,而是能掐会算的女诸葛。

点击阅读《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》

最新回复 (1)
游客 2月前
引用 1
试读章节:

温颜醒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傍晚,眼前的天色昏暗不明,只有月光的微光照在地面,耳旁还有夏虫聒噪的低鸣声不绝于耳,叫得人心烦意乱。

她瞳孔收缩,看见头顶笼罩的大树枝繁叶茂,郁郁葱葱。而自己坐起的身子和树枝的阴影交织在一起,看起来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怪兽,吓得她倒吸一口冷气。

这是哪儿,怎么没开灯啊?

她摸向身下的地面,感觉到抓了一手的灰尘,不是以往的木质地板。借着月光她看向周围的房子,低矮的围墙似乎是土坯加石块砌成的毛坯墙,因为没刷白灰,整个墙体黑漆漆的。院墙顶部和院中的一片菜地周围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扎着许多的酸枣枝。

黑暗中看不真切其它事物,就觉得像置身梦中一样,这装饰不是小时候的场景吗?

记得妈妈说过,酸枣枝上的葛针可以防止鸡鸭进菜地啄菜,所以每一年春季,家里人都会去后山用镰刀割回成捆的酸枣枝来扎在菜地周围防御。

记忆中的东西,突然清晰地出现在眼前,每一样东西居然都触手可及,温颜心潮起伏,坚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。

这样昏暗的场景,还有熟悉的泥土气息让她仿佛回到了小时候。

肯定是在做梦。她重新躺下,阖上双目,打算继续做自己的美梦。

这时,感觉肩膀上有什么东西在蠕动,痒痒的很不舒服,她不耐烦地抬手去拍,然后一阵剧痛传来,手似乎被什么东西蛰了,那种刺痛让她咧起了嘴大喊出声。

“什么东西!”她突地睁开眼睛,见自己在一个凉席上躺着,低头就看到那个肇事逃亡的黑东西,正飞快地往凉席下钻。

“颜颜,怎么了?”屋里窜出一个妇人,手中还拿了一个手电筒,光线在温颜的脸上摇晃着,刺得她看不清东西,只能下意识用手去挡。

这女人跟她妈妈年轻时候好像啊,这是梦到妈妈了吗?

“别踩,是蝎子,踩死了就不值钱了。”

温颜听到熟悉的声音,要去跺的脚僵了一下,然后身子一个不稳,扑通一声坐在了凉席上。

她五味杂陈地看着眼前的妇人,见她脱了脚底的粗布鞋快速盖在蝎子上面,又急匆匆地跑回屋里拿了铁夹子和玻璃瓶出来。

蛰了温颜的蝎子被捉到,焦躁地在玻璃瓶中来回爬动。

借着手电筒的光,温颜看清了面前的人,居然真的是她妈妈,因为天黑看不真切,只觉得她很清瘦,慈祥的脸上挂着紧张的神情,身上的那件缝着补丁的格子衫,尤为显眼,这件衣服是妈结婚时候买的,一直穿到自己十几岁那会。

温颜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,紧紧抱住了面前之人,不管是梦境还是真实,她都渴望拥抱她最亲近的人,想要闻一闻妈妈身上独有的味道。

听到哭声,温颜她妈慌了,赶紧拉着女儿往屋里走,还紧张地询问她:“蛰哪儿了,去屋里抹点清凉油就好了,这天闷热的时候,夜里蝎子就多,让你不要睡院子里非不听……”

还是熟悉的唠叨,以往觉得厌烦,可是现在总觉得听不够。

大掌包裹着她的小手,一直暖到了心窝里去,连肩膀的疼痛都给忘了。

她就像一个提线木偶,被妈妈一直拉到了屋里,看着她点燃油灯,找到自己肩膀那个鼓起来地方,然后从一个拇指大小的红色铁盒中,挖了一点淡黄色的膏体涂了上去。

清凉油的刺鼻气味传来,她感觉妈妈的指腹轻柔地在她肿起来了地方慢慢揉动。瞬间那种尖锐的刺痛随之消失,这是梦吗,怎么这么真实。

“妈……”温颜含泪呢喃出声,到了现在她还以为自己是沉浸在梦境之中。

“哎。”妇人转过头,见她哭了立刻慌了手脚,“这是咋了,还疼吗,要不然去诊所看看?按理说我们这一片没有毒蝎子的。”

妇人拿着手电在她肩膀处仔细看了起来,还用手轻轻在鼓包的地方按了按。

“嘶……疼……”温颜霍然站起了身子,怎么自己声音变成了萝莉音,还这么矫情,她伸出手来看了一下,手似乎比自己本来的要小上很多,还有身上的手工碎花裙子,不是二十多年前的式样吗?因为是手工做的没有锁边,穿着并不舒服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身上有痛感,也就是说明这不是梦境,那为何见到了已经去世的妈妈,还有那早不复存在的农家小院。

她侧头,见一旁的地上放置了一个掉了漆的搪瓷脸盆,里面还有半盆子水,温颜跑过去把水盆端了过来,借着光线看到她缩小的脸映在水中,头顶是一头的短发,稚嫩的小脸上表情古怪,五官分明还没有长开。

在她靠近水面的时候,里面的影子也在慢慢靠近,这真的是自己?

她慢慢靠近,就要接近水面的时候,她妈妈惊叫一声就要把脸盆给拿走,不过这会温颜已经把脸浸了进去。

窒息的感觉传来,她猛地抬头,吐出口中不小心呛到的水。这不是梦,真实的,居然回到了小时候,可是现在是哪一年?

“颜颜……你这是干吗?”温颜的妈妈表情怪怪的,有些欲言又止,还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。

温颜用手抹了一把脸,傻呵呵笑道:“没事,就是感觉热,洗把脸。”

“可是,你忘了这是你的洗脚水了,妈刚要给你倒,就听到你的叫声。”温颜的妈妈有些震惊地盯着温颜,还以为女儿是被蝎子蛰了一下,行为举止都开始反常了。

温颜脸上的笑容消失,喉咙里一阵恶心,不过她更多的是开心,现在梦想成真,喝口洗脚水也没有什么,就是味道……

她接过妈妈手里递过来的半旧的毛巾,擦过脸后开始仔细打量物中的摆设,没想到做个梦居然还重生回了小时候,简直是得偿所愿了,老天对她不薄啊。

她家一穷二白的,也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,不是破破烂烂的,就是年代久远的。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不过一个挂历吸引了她的注意,现在是一九八九年七月,也就是自己……十二岁的时候,似乎她现在是四年级的学生了。

小时候她们家里是真的穷,全村倒数那种。自从她爷爷去世以后,她爸和她哥就去了城里打工,有时候半年才回来一次,家里的活都是她妈妈和奶奶两个人承包的。

眼看着两个人身子快要累垮,她就辍学回家帮忙,可是该来的还是来了,一切不幸都要从她妈妈生了三胎开始说起。

那会计划生育很严,谁家多生一个就要罚很多的钱,没钱的就到家里把值钱的东西给没收,很多人都是东躲西藏的,她妈妈也不例外。

因家里的财物几乎都被没收,奶奶也瞬间苍老很多,更雪上加霜的是那一年她妈妈难产,生孩子后大出血伤了身体,从此身上大小病不断,尽管这样,她那个小弟弟还是夭折了。

当时的农村还是重男轻女的,弟弟不在之后,奶奶郁郁寡欢不久也离世,而妈妈的病日渐加重,所有的重担都压在爸爸和哥哥的身上,因为家里贫穷,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机,妈妈还是离世了。

温颜把一切都怪在爸爸的重男轻女思想之上,觉得如果不要那个弟弟,妈妈就不会死,从此她远走他乡,和爸爸两人关系渐行渐远。

子欲养而亲不在,她既然回来了,就让一切重新开始,弥补过去所有的遗憾。

闺蜜的背叛,同事的诬陷,亲人之间反目,恋人的错过,这一切都是过去……

“你没事我去就刷碗了,一会洗完了一起出门乘凉,这家里都闷死了……”温颜她妈妈说着出了门,往院子一旁的小厨房走去。

温颜找来纸笔,躲进了被窝中,把自己记忆中的点滴都记录在纸上,还好她重生那时在翻看自己童年的笔记本,这回终于派上用场了,这家里村里、大事小事的没有能瞒得过自己的。

她写了很久,都忘了时间,就是不想遗漏任何蛛丝马迹。

谁能想到,她做个梦就重生了!

“颜颜,大热的天闷在被窝里干吗,当心捂出痱子了。”

温颜的妈妈洗过碗回来,就发现温颜仍把自己闷在被窝里不肯出来,赶紧把女儿身上的床单给掀开扔到一边,她觉得女儿今晚怪怪的,拉着她问东问西。

温颜听到声音,赶紧把自己的小本子藏了起来,拉着她妈妈的手笑说:“妈,以后我会努力赚钱,让我们家过上好日子的。”

温颜的妈妈方才见她藏起一个本子,还以为温颜也在学她爷爷算命,立刻就绷起了脸。

要知道,温颜她爷爷,曾是村里的算命先生,平时没少帮别人算命看风水的,后来突然暴毙也让家里人猜想,以为他的死别有隐情。

所以在她家人看来,这算命就是些坑蒙拐骗、不入流的行业,她可不想让女儿也走上这条老路,毁了这后半辈子。

温颜知道她妈妈的疑虑,但是现在一时半会儿,有些事她还说不清楚,就算跟她妈说了实话,她妈妈肯定会以为她是在说谎。她知道一定不能让她妈妈看到这个本子,必须要藏好,等日后寻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,她会把事情全都告诉她。

温颜她妈摸上温颜的头,一脸凝重地说:“ 颜颜,算命之人往往都会折寿的,妈妈不想让你走上你爷爷那条路。”

温颜有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抱着她妈的胳膊笑道:“妈,你想哪里去了,我可没爷爷的天分,我能做的就是凭着我这双手,让你过上好日子。”

温颜她妈这才放心,拉着她的手往外走,脸上笑意涌现:“好,只要你不走上歪路,做什么妈都支持你。”

温颜她妈关了手电,正要去拉她一起出门,就听到温颜说道。



点击继续阅读《重生九零:余生有你》(书号:26385)

返回